发表日期:2019-01-16 

苍山秀色 绿拥仁怀
 
 

  仲夏时节,群山环抱里的仁怀已被湿润笼罩。那面马鞍形石壁上“中国酒都”大字赫然醒目。阳光不时从乌云的纠缠中挣脱,洒在五颜六色的楼宇上、绿荫装饰的街道上,午后的山峦一时间也明暗分明静呈在阳光下。鹰在空中游动,在它的眼里,这片起起伏伏、蓊蓊郁郁的土地有它最为钟情的绿色。如果在周边联上一串明灯,那图案多像一匹昂首跃起东望的骏马,背倚的是一条婉曲向北奔进的赤色长龙。其实,那在崇山峻岭里奔腾了万千年的赤水河,不仅组合了长江浩浩东去的壮阔,也把沿河十几个城镇串联成闪耀的珍珠,养育了千里山川勤劳的滇黔川两千万民众。赤水河有着巍巍大山雄浑的激情,也不乏对亿万草木感恩的情怀。河水像山川的血液,纯正而甘甜,和朴质的人们默契地把沿河的小镇打造成美酒之乡。

 

绿色青山环抱的“酒乡”茅台镇 冯晓光 摄

 

  这是长江唯一一条没有被开发的支流,一条未被人类污染的圣洁的河,保持河流的清洁和酒乡的永远,无不需要一代代决策者们生态意志的接续。1998年的8月,是注定要被写入共和国史册的日子,国家最高决策者们签署了一纸沉重的天然林保护的决定,这高瞻远瞩、民心所向的决策一夜间传遍了大江南北、长城内外,万里山河为之鼓舞。仁怀人把“发展与保护”的底线深深划在心里,走“生态优先,绿色发展”之路,天然林保护理当成为重中之重。重任在肩,这重担一上肩就是20年,容不得一时的歇息。

 

仁怀市奶子山林场 黄海 摄

 

  红豆杉林基地的小村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太阳村,朦胧的小雨试图把山峦遮掩。登上观景台四望,周边山上诸多笔直挺拔的是野生红豆杉,山坳的平地和坡地上种着红豆杉幼树。树下种满绿茵茵的黄精。喜头镇林业站小徐大学毕业回乡工作,像内蒙古大学生郭副镇长一样,扎在这里一干就是9年,谈起本镇的林业他们如数家珍。喜头镇多年戴着贫困帽,贫困人口4000多人,这个中药规范化基地,就是国家林业扶贫的项目。十年树木,红豆杉可以提炼贵重的药物,但见效益也是漫长的十几年后。林下的黄精则合理地利用了林地,林下种药材,也有利林木的生长,太阳村农民年年有了稳定的收益。青山如黛,林木密布,路两旁都是小徐能随手指认的中草药。“这是五倍子,那是川莓,旁边是山烟。”山里草木满眼都是宝。山路旁,一大片花草遍野开放,金鸡菊、白菊、蛇床、鼠尾草,黄的白的蓝的,如彩云漫落在山坡。青瓦或树皮覆盖着一个个蜂箱,小木架上是一个个蜜蜂的家族。山里人利用林茂草丰、山花烂漫的环境放养蜜蜂,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对几万亩的天然林,最大的威胁是火灾,护林员巡逻、宣传责任如山。7年前的春节期间,一个农民违法烧土边,引起30多亩山林失火,被绳之以法。像每年例行的两次演习一样,今年清明前,喜头镇组织几十名村镇干部、护林员、群众、医护人员参加的演习,让护林防火深入人心。

 

奶子山天保工程林层峦叠嶂 冯晓光 摄

 

  人类崇尚山峰巍峨之美,也崇尚古树的伟岸之美。踏着脚下石板路上溅起的雨水,任伞上密雨无规则的敲击,走近那几株高耸入云的古银杏。3株由左侧土坡向右拉开距离排列,中间一株主干略粗,侧枝舒展,上部极力上仰。这棵雌树,密集翠绿叶片里已见串串青涩的圆果。向前路边,一株银杏最为高大,扶摇直上20余米,上分十余侧枝,树根裸露如一对虎爪,紧紧抓住树下的石块深扎泥土,显示出大树的伟力。威严气势的大树也并不孤傲,树干青苔布满,众多树木、箭竹、蕨草围护周围,葵树伸展开叶片,借助大树的威仪潇洒自如。一株不足人头高的小葵树紧贴大树而生,亲和俨如父子。这株古树已有200余年的生命,人的寿命无法与树木相比,古树阅尽人间的风云变幻、时代变迁。伟岸的风姿自然有着巨大的魅力,在它们面前人们显出了渺小。

 

蔺田村依托天保工程打造“森林乡村” 冯晓光 摄

 

  奶子山,顾名思义,因相邻两山山形如奶子得名。其山脉又如巨龙起伏连绵,南北长卧,山下的井坝河、云乐河似银练在山间环绕而去。奶子山林场与桅杆林场建立于近一个甲子前,两大林场的职工和护林员守护着1116平方千米的森林,这占仁怀62%之多的土地又是仁怀大地两片洁净之肺。沿山道婉转上行,来到奶子山林场场部时,山间用欢欣的大雨迎接来客。几名职工由坡上竹林里跑下来,他们在草丛里采来了大把折耳根,扔在平坝上,任雨水激情地冲洗干净。檐下,他们淋湿的头发上、衣襟上雨滴与屋檐的雨一齐流淌,山间的野菜也是招待客人最好的佳肴。当你和他们促膝座谈时,高大魁梧的场长、精干的分区长、黝黑憨厚的护林员向你介绍着林间的乔木、灌木、花草,叙述着林场半个多世纪的变迁、他们的辛酸苦辣,还有他们的老婆孩子、他们今天的待遇和那颗诚挚之心承载的责任。山林的每一棵树都被他们粗大的手抚摸过,山林每一只鸟儿都为他们唱起过歌,每一只松鼠都为他们走过小路时行过注目礼。春来,用锄头挖开山里土石,种下一株株幼小的杉树、桦木和盐肤木;秋来,采下松子、栎树子、山茶果;酷暑,手持砍刀拂开小径上的树枝一路巡山;冬季,踏着碎石荒草登高远望山林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雨后山川出云,卫星生态园前湿漉漉的路旁,一块高2.5米、厚实的石碑赫然挺立。正面雕刻的是喜头镇林区的示意图,背面是天然林管护员职责。仁怀市林业局天保办主任张杰说,仁怀市林区各路上都有这样统一格式的宣传碑,深入人心,才能统一意志,爱林护林也不会是一句空话。石碑上,无不是全市171个村庄、180个护林员的重任和决心。十年,二十年,林场人守护着山林的绿色,用他们的忠诚守护着山林的繁茂和美丽。

  (作者:张华北,笔名北夫,散文作家,中国作协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理事)


 
主办:国家林业局 承办:国家林业局办公室 国家林业局信息化管理办公室 京ICP备10047111 京公网安备11941099325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229